kaederanpo

總在那盼著某個人,
明明知道不可能,
卻又總希望他會出現。
這或許,就是愛情吧~
---
願你夢到我的時候,
和我一樣,覺得現實太傷。@追奇

秋名山上的津岛:

#flag
集齐3000粉,我将在【我的群里】爆照,群号详见主页后一条

冬季恋歌(cp:太中)

#十米长刀注意
#求评('・ω・')
#微ooc
「中也,如果我有一天突然消失,你再也找不到我,你会怎样?」
「要走就走,我恨不得把你杀掉,你这个绊脚石。」
「我们是双黑吧。」
「嗯,虽然不想承认,不过有你在我才能使用污浊。」
「所以...你,信任我吗?」
「不知道。你给我的感觉很怪。」
「这样啊。」
再过两天就是圣诞节。唉,看来今年又得自斟自饮,望着窗外,想着彼方的你了。不,这或许是最後一次这麽做。
我,爱上一个从来就不该爱的人,我们的恋情是不可能有结果的,是时候该放手。但 ,请允许我再任性一回。
「对了,中也,圣诞节有空吗?要不要一起去看圣诞树的点灯仪式啊?」
「不要,我才不想跟绷带附属品约会咧!而且那天我有事,你自己去。」
「好吧,既然这样也没办法。晚安。」语毕我轻按下挂断键,内心却是无比的沉重。
「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。」是一直以来在我脑中萦迴不去的一句话,直到我遇见了他,这句话才终於烟消云散 而它现在却又浮上我的心头。
他的出现,打从一开始便是我的罪孽。他的一颦一笑,都使我莫名的感到愉悦。
我们常吵架,我也觉得他很讨厌,他也不喜欢我。我们一起出过许多任务,干下许多大事。
我们的关系很微妙,也难以言喻。
但,唯一可以确定的是--我们是离不开彼此的。
系住我们的不仅仅是异能力,而是一条看不见,也摸不着的细线,在我们之间,若有若无的存在着。
想到这,我的泪不禁潸然而下,有生以来第一次的哭泣,竟是如此的不真实。全怪我爱上不该爱的人,全怪我太不争气,全怪我学不会放下。
就算真的不想,我也是必须离去。为了死去的好友,那个至始至终唯一,也是最了解我的人。为了兑现最初的承诺,我只能远走高飞。对不起啊,中也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今天是圣诞节呢!一早起床,便看到窗外的银白世界真是美丽。
但,一想起邀约一口被中也婉拒,却又觉暗然。
算了,我自己去好了,中也那个死傲娇。
我起身离开温暖的被褥,一番盥洗後,穿上风衣,出门度过孤独的圣诞节,耳畔迴响起织田作临死前的那句话「到救人的那边去吧!」我想,该是时候做个了断了。
见街上情侣挽着手谈情说爱,孩童相互赠送礼物,社工人员在寒冬中嘘寒问暖。
而我,则彷佛存在於另一个次元似的,对街上的一切麻木不仁。
我随意的四处走动,不知不觉像着了魔似,走进一间饰品店。
「先生,要送给女朋友的吗?这款不错喔,你女朋友一定很有气质吧,一定很适合她。」店员见我盯着一款羽毛形状的坠饰,殷勤的向我推销着,喋喋不休,使我丝毫没有可以反驳的机会,我自动忽略聒噪的店员,仔细鑑赏那枚坠饰,突然觉得很适合身为重力操纵使的中也。
羽,乃反重力之物,飘在空中,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。就做为临别赠礼,送给他好了~
我打定主意很下心来打断情绪高涨的店员,请她包装,结帐。
「小姐,我要这个。」
「先生,你眼光真好,你女朋友必定也是个美人吧,祝你们俩有个美好到圣诞夜!」
我早已放弃解释,转身离去。心想着中也收到礼物时的神情,一定是...无法想像,却依然很期待啊~
很快的,夜幕已悄悄的低垂,大街上的人们鱼贯聚集到广场上,我也不例外,虽然有些寂寞。
挤身人群之中,忽然瞥见貌似中也的背影,我赶紧向前轻拍那人的背......
「漆黑小矮人你也太过分了!」我难掩心中喜悦兴奋的喊着。
但,转过来的却是一名素未谋面的年轻女子,一脸困惑。
「呃......先生,你哪位?」
我顿时感到错愕,连忙道歉:「小姐非常不好意思,我认错人了。」
「没关系的,刚刚我朋友也认错了呢!是一个跟我非常像的人对吧?」如果是他的话,似乎在喷水池旁坐了很久,很像在等人的样子。我朋友来了,先走一步,祝你有个美好的圣诞夜!
这位小姐意外是个好人......
「这该死的中也真的是被帽子夺走意识了!」
还是先去看看。
毕竟,我要离开了......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拐了个弯,到喷水池旁,果真看到中也一个人呆坐在那,眼神空洞,却仍不失平时的锐利。一双鸢色的眼眸仍是如此迷人。
我悄悄的走到中也後头,将他的帽子往下压至盖住眼睛。
   「妈的太宰,干嘛,你不是要去看点灯?」
我将买好的项炼拿出来替中也戴上。顺道吻上他那冰冷的颊面,并将他的帽子推回原位。
中也冻红的脸瞬间变得滚烫。
「太宰.......这......」
「我要走了,离开黑手党。」我平缓地说着。
面对不知所措的中也,我只得还以一个极为不负责任的微笑
「太宰......我......无时无刻想把你杀了,现在更是......」中也边说边掏出风衣内的匕首,抵上我的脖子。殷红的血丝渗了出来,将洁白的绷带染红。
「还有什麽话想说?」中也将我的下巴抬起。
「我爱你,中也,至死不渝。」
「我恨你,太宰,生生世世。」语毕,中也将匕首彻底抹上我的脖子。
而我,没有丝毫的挣扎,直接倒上中也的胸膛。
不经意地,我感受到他微隆的肚皮。
我想,这绝对只是错觉。
我用尽仅有的力气看向中也最後一眼,只见他将短匕硬生生的刺入心窝。
「中也,不可以!」我心中呐喊着,却只能黯然地嚥下最後一口气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银白色的雪,透着皎洁的月光,见证着这凄美的恋情。
赤血溅湿了无瑕,晕染成一朵又一朵的红玫瑰。
珏(玦)实为决绝之一,是为离别,是为两位王者向世人饯别的应证。
是恨亦或爱,终究至死不渝,将成隽永......
冷冽的寒风吹着,却一点也不孤独.....

   

【写手练习100题】30.泪

#求评论随便都好w
#写手练习100题
#谢谢各位
#短打找手感君

        战火延烧天际。海面,映照地平线彼方的轻佻。艳丽的红媚世惑俗,缕缕紫晕缀饰凡间,歌颂将临夜。

        从小,我就讨厌哭泣,我认为这是示弱。或许是因为身为家中长女吧,我早已习惯遇到委屈哭泣时被长辈无视的状况,他们总认为我只是在吸引他们的注意力,没甚麽大不了的。渐渐地我学会逼迫自己坚强,就像西海岸的消波块默默承受日复一日的浪击,忍受内心无数次侵蚀交战,日夜消磨着真正脆弱的自己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浪花扑上岸边与风斡旋。17岁的夏,微凉。一个充斥回忆与傻劲的春夏。会考、毕业、入学,既残酷又现实的轮迴。我竟试图让自己被泪水淹没。深夜独自哭泣成为释放,这使我莫名愉悦。在哭泣中给予自己再度重新出发的力量,像魔法使一切阴霾烟消云散。泪水,似乎成了某种信仰和灑脱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却奢望,每一次哭泣成为永恒的悲。因为,当温热纯净的液体充斥,泛红的眼眶无情宣誓。我又在一次次理性与感性的冲击下失败,我又得让自己重新找回难以维持的平衡,再出发。或许,日渐的麻木,总有那麽一天会使泪枯竭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晶莹的泪,自双眸溢出的纯粹。它,是打娘胎出生的语言。是人类对世界最初的文字,是一个挚真的传递。夜幕低垂,一天的轮迴,阴阳的交接。星星凝视人间,承载寄托,流入宇宙的围巾。温暖每个静默的角落,化作绮丽的闪烁,扭转失落,撒下勇气…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#Kaede

【寫手練習100題】30.淚

#繁體注意
#求評論隨便都好w
#寫手練習100題
#謝謝各位
#短打找手感君
【寫手練習100題】30.淚
        戰火延燒天際。海面,映照地平線彼方的輕佻。艷麗的紅媚世惑俗,縷縷紫暈綴飾凡間,歌頌將臨夜。

        從小,我就討厭哭泣,我認為這是示弱。或許是因為身為家中長女吧,我早已習慣遇到委屈哭泣時被長輩無視的狀況,他們總認為我只是在吸引他們的注意力,沒甚麼大不了的。漸漸地我學會逼迫自己堅強,就像西海岸的消波塊默默承受日復一日的浪擊,忍受內心無數次侵蝕交戰,日夜消磨著真正脆弱的自己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浪花撲上岸邊與風斡旋。17歲的夏,微涼。一個充斥回憶與傻勁的春夏。會考、畢業、入學,既殘酷又現實的輪迴。我竟試圖讓自己被淚水淹沒。深夜獨自哭泣成為釋放,這使我莫名愉悅。在哭泣中給予自己再度重新出發的力量,像魔法使一切陰霾煙消雲散。淚水,似乎成了某種信仰和灑脫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卻奢望,每一次哭泣成為永恆的悲。因為,當溫熱純淨的液體充斥,泛紅的眼眶無情宣誓。我又在一次次理性與感性的衝擊下失敗,我又得讓自己重新找回難以維持的平衡,再出發。或許,日漸的麻木,總有那麼一天會使淚枯竭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晶瑩的淚,自雙眸溢出的純粹。它,是打娘胎出生的語言。是人類對世界最初的文字,是一個摯真的傳遞。夜幕低垂,一天的輪迴,陰陽的交接。星星凝視人間,承載寄託,流入宇宙的圍巾。溫暖每個靜默的角落,化作綺麗的閃爍,扭轉失落,撒下勇氣…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#Kaede

冬季戀歌(文豪野犬 雙黑向)

#十米長刀注意
#求評('・ω・')
#微ooc
冬季戀歌
「中也,如果我有一天突然消失,你再也找不到我,你會怎樣?」
「要走就走,我恨不得把你殺掉,你這個絆腳石。」
「我們是雙黑吧。」
「嗯,雖然不想承認,不過有你在我才能使用汙濁。」
「所以...你,信任我嗎?」
「不知道。你給我的感覺很怪。」
「這樣啊。」
再過兩天就是聖誕節。唉,看來今年又得自斟自飲,望著窗外,想著彼方的你了。不,這或許是最後一次這麼做。
我,愛上一個從來就不該愛的人,我們的戀情是不可能有結果的,是時候該放手。但 ,請允許我再任性一回。
「對了,中也,聖誕節有空嗎?要不要一起去看聖誕樹的點燈儀式啊?」
「不要,我才不想跟繃帶附屬品約會咧!而且那天我有事,你自己去。」
「好吧,既然這樣也沒辦法。晚安。」語畢我輕按下掛斷鍵,內心卻是無比的沉重。
「生而為人,我很抱歉。」是一直以來在我腦中縈迴不去的一句話,直到我遇見了他,這句話才終於煙消雲散 而它現在卻又浮上我的心頭。
他的出現,打從一開始便是我的罪孽。他的一顰一笑,都使我莫名的感到愉悅。
我們常吵架,我也覺得他很討厭,他也不喜歡我。我們一起出過許多任務,幹下許多大事。
我們的關係很微妙,也難以言喻。
但,唯一可以確定的是--我們是離不開彼此的。
繫住我們的不僅僅是異能力,而是一條看不見,也摸不著的細線,在我們之間,若有若無的存在著。
想到這,我的淚不禁潸然而下,有生以來第一次的哭泣,竟是如此的不真實。全怪我愛上不該愛的人,全怪我太不爭氣,全怪我學不會放下。
就算真的不想,我也是必須離去。為了死去的好友,那個至始至終唯一,也是最了解我的人。為了兌現最初的承諾,我只能遠走高飛。對不起啊,中也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今天是聖誕節呢!一早起床,便看到窗外的銀白世界真是美麗。
但,一想起邀約一口被中也婉拒,卻又覺暗然。
算了,我自己去好了,中也那個死傲嬌。
我起身離開溫暖的被褥,一番盥洗後,穿上風衣,出門度過孤獨的聖誕節,耳畔迴響起織田作臨死前的那句話「到救人的那邊去吧!」我想,該是時候做個了斷了。
見街上情侶挽著手談情說愛,孩童相互贈送禮物,社工人員在寒冬中噓寒問暖。
而我,則彷彿存在於另一個次元似的,對街上的一切麻木不仁。
我隨意的四處走動,不知不覺像著了魔似,走進一間飾品店。
「先生,要送給女朋友的嗎?這款不錯喔,你女朋友一定很有氣質吧,一定很適合她。」店員見我盯著一款羽毛形狀的墜飾,殷勤的向我推銷著,喋喋不休,使我絲毫沒有可以反駁的機會,我自動忽略聒噪的店員,仔細鑑賞那枚墜飾,突然覺得很適合身為重力操縱使的中也。
羽,乃反重力之物,飄在空中,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。就做為臨別贈禮,送給他好了~
我打定主意很下心來打斷情緒高漲的店員,請她包裝,結帳。
「小姐,我要這個。」
「先生,你眼光真好,你女朋友必定也是個美人吧,祝你們倆有個美好到聖誕夜!」
我早已放棄解釋,轉身離去。心想著中也收到禮物時的神情,一定是...無法想像,卻依然很期待啊~
很快的,夜幕已悄悄的低垂,大街上的人們魚貫聚集到廣場上,我也不例外,雖然有些寂寞。
擠身人群之中,忽然瞥見貌似中也的背影,我趕緊向前輕拍那人的背......
「漆黑小矮人你也太過分了!」我難掩心中喜悅興奮的喊著。
但,轉過來的卻是一名素未謀面的年輕女子,一臉困惑。
「呃......先生,你哪位?」
我頓時感到錯愕,連忙道歉:「小姐非常不好意思,我認錯人了。」
「沒關係的,剛剛我朋友也認錯了呢!是一個跟我非常像的人對吧?」如果是他的話,似乎在噴水池旁坐了很久,很像在等人的樣子。我朋友來了,先走一步,祝你有個美好的聖誕夜!
這位小姐意外是個好人......
「這該死的中也真的是被帽子奪走意識了!」
還是先去看看。
畢竟,我要離開了......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拐了個彎,到噴水池旁,果真看到中也一個人呆坐在那,眼神空洞,卻仍不失平時的銳利。一雙鳶色的眼眸仍是如此迷人。
我悄悄的走到中也後頭,將他的帽子往下壓至蓋住眼睛。
   「媽的太宰,幹嘛,你不是要去看點燈?」
我將買好的項鍊拿出來替中也戴上。順道吻上他那冰冷的頰面,並將他的帽子推回原位。
中也凍紅的臉瞬間變得滾燙。
「太宰.......這......」
「我要走了,離開黑手黨。」我平緩地說著。
面對不知所措的中也,我只得還以一個極為不負責任的微笑
「太宰......我......無時無刻想把你殺了,現在更是......」中也邊說邊掏出風衣內的匕首,抵上我的脖子。殷紅的血絲滲了出來,將潔白的繃帶染紅。
「還有什麼話想說?」中也將我的下巴抬起。
「我愛你,中也,至死不渝。」
「我恨你,太宰,生生世世。」語畢,中也將匕首徹底抹上我的脖子。
而我,沒有絲毫的掙扎,直接倒上中也的胸膛。
不經意地,我感受到他微隆的肚皮。
我想,這絕對只是錯覺。
我用盡僅有的力氣看向中也最後一眼,只見他將短匕硬生生的刺入心窩。
「中也,不可以!」我心中吶喊著,卻只能黯然地嚥下最後一口氣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銀白色的雪,透著皎潔的月光,見證著這淒美的戀情。
赤血濺濕了無瑕,暈染成一朵又一朵的紅玫瑰。
玨(玦)實為決絕之一,是為離別,是為兩位王者向世人餞別的應證。
是恨亦或愛,終究至死不渝,將成雋永......
冷冽的寒風吹著,卻一點也不孤獨.....